Rains 日志 – 第十期:一个经典的诞生

 


由Lars Dybdahl来说明

文字:Daniel S. Bahrami
照片:Christoffer Wiklöw



它们有各种形状和大小——流行的文化、设计、历史、遗迹等。几乎每个行业都有一个标志性的元素作为定义,并且创造出一些将永远在历史上并代表某种时代精神的东西。可是,经典是用什么标准来定义,以及如何才能达到梦寐以求的标志性地位呢?我们邀请了丹麦设计博物馆 (Design Museum Denmark) 的图书馆和研究部主任Lars Dybdahl,帮助我们了解一个经典的诞生。“ICON” (标志) 一词是希腊语中“影像”的翻译,最初在公元四世纪时,此词在宗教的语境中被用作神的象征性表达。此后,这个词变成了自描述的和被许多人用来描述、说明或定义一个元素,Lars Dybdahl说:「而这个元素必须是革新的和具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以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并在一个趋同的世界中突出。」他解释,总体上有两种不同类型的标志/经典。


RAINS日志:一个经典的诞生


「首先,有些标志直到后来才达到标志性的地位。可能他们重新流行的时间来得很迟,就像你看到的经典瓷器餐具一样,其主要功能没有随时间变化,但其设计是明显可识别的。另外两个例子是丹麦的马格丽特碗 (Margrethe Bowl) 和美国的特百惠 (Tupperware)。虽然两者在50年初,塑料行业真正开始兴起时出现,但它们在许多年之后才得到它们的标志性地位。时间是一个关键因素,因为在这个时候,冰箱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也变得可以负担得起,这给了特百惠一个额外的功能。此外,特百惠本来是一个品牌,后来已成为代表所有塑料容器的通用商标,尽管它们不是特百惠品牌。这些时代转变都巩固了其标志性地位。作为经典,这两个例子也逃避不了成为抄袭和剽窃的受害者,这是影响标志性人和物的关键因素。」「另一种类型的标志是即时标志,它们一出现就几乎达到了标志性的地位。流行文化的即时标志包括Spice Girls,她们是为了迎合所有女孩 (无论是假小子还是时尚达人) 而打造的组合,因此而迅速走红。更新的一个例子是iPhone或者一般的智能手机,它们使用了手机的先进技术,并且利用了我们能够全天候访问互联网的新奇欲望。这个成功在移动技术的发展中建立了一个里程碑,促使所有竞争对手停止生产老式的手机,开始关注新时代。即时标志的产生是因为迎合我们从来没有意识到我们已经有的欲望,同时也添加了惊喜的元素。」

 

打字机的故事

 

两种不同类型的标志在创建方式上也有所不同。 经典标志往往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回顾特定的社会或政治情况时形成的;即时标志的特征在于其标志性地位背后的意向,苹果这个品牌巨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但是,一些最强大的设计并不是因为它们的功能而创造的,而是因为它们的软素质。 Lars Dybdahl用某一个品牌的打字机为例。

「由Ettore Sottsass设计,奥利维蒂情人打字机 (The Olivetti Valentine typewriter) 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是一个收藏价值极高的经典。打字机设计於1960年代的波普艺术时代,用明亮的色彩来证明对于一些具标志性的物件,设计和功能一样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当时,情人打字机和市场上的其他打字机同时处于同一水平,但生产成本昂贵,最终导致经济失败。尽管如此,它在发布后两年已被纳入了现代艺术博物馆 (MoMA) 的永久设计收藏。成功的关键确实是打字机背后的情感脉络——这个打字机的名字来源于圣瓦伦丁 (Saint Valentine),它不是为了国际企业的忙碌上班族而制造的,而是为那些希望在山上漫步时用打字机写情书给情人的自由诗人而设计的。虽然有不同的鲜艳颜色可供选择,但最成功的却是口红色,这是爱的颜色。」

虽然打字机的功能在1960年代非常有用,但大多数人都意识到打字机已经逐渐被更先进的产品取代了。然而,这款经典设计仍然在网上平均卖500美元,这证明它是一个永恒的经典标志。当Lars Dybdahl被问及他认为最具标志性的服装是什么时,他的回答提醒了我们时机的重要性。




「1906年Burberry推出他们现今无人不知的风衣,成为时装设计史上的一个主要产品。它防风防雨,功能强大,但同时又轻盈飘逸。这件外套让人联想到军队的样子,而这正是军队制服转变成的卡其色的时候,而不是传统的黑暗土色调。虽然当时已是在第一件风衣设计的30年后,但Burberry款风衣出现的时机、织物和颜色,使它被视为风衣的标志。往后生产的风衣跟原来的设计几乎一模一样,没有大变化,至今仍然广泛流行,并被认为是充满怀旧的感觉。一件经典的服装,是永远的时尚和标志性的真正定义。」Burberry风衣是跨越地理边界的经典的一个范例,根据Lars Dybdahl的说法,如果一样东西没有被社会或文化的集体意见接受,那么就不可能达到标志性的地位。也有一些虽然是全球接受的,但只限于某些群众的标志;例如某些食物在一些国家被认为是标志性的,或只在某些社会被崇拜的名人。

 

人物作为经典

 

对于标志性的人物和一大群人偶像崇拜的公众人物,时机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艺人Madonna在演艺圈大约40年后成为了一个音乐偶像,尽管她不像以前那样卖唱片,但她在80至90年代對音乐和时尚发展的影響足以令她成为经典人物,她独特的声音到今天在大家的心中仍然是标志性的。另一个例子是Beyoncé,她的粉丝就像门徒般崇拜着他们的女王,并巧妙地自称Beyhive (由“Beehive”蜂箱一词转变过来)。粉丝们都团结在一起崇拜他们的蜂后 (Queen Bey),就像在公元初几个世纪信仰宗教的人们崇拜他们的神一样。这是一个由世界上某个亚文化群体的集体意见所建立的标志的典型例子。 Lars Dybdahl也说明了David Bowie和某些名模如何成为标志性人物。

「虽然超级名模也是血肉之躯,可是他们因为其外表而被崇拜和物化。为了达到标志性超模的地位,你必须乎合那个时代的追求和渴望,并且在成千上万像你这样想成功的人中脱颖而出。凯特·莫斯Kate Moss出现的时候,时装界高管们集体认为他们要寻找一些更脆弱的模特,所以她后来便成为了这一个形象的标志。像Naomi Campbell这样的模特,由于她的态度和容易识别的猫步而迅速走红,立刻引起了全世界时尚人士的关注。一个模特出现时符合当前的时代精神,另一个模特以她的独特性震撼了世界,两者到目前为止仍然被认为是他们行业的标志。同样,David Bowie也出现在1970年代,体现了当时正在兴起的华丽摇滚和一些亚文化,他被认为是青年发起的运动的象征。他的夸张化妆,特别是他以中性扮相和性别流动性来表现的玩乐态度,反映了这个对的时间推动了他达到即时偶像的地位。他的外表和态度跟他的音乐一样具标志性,其地位在他死后更加巩固。」


RAINS日志:一个经典的诞生


死亡成就了他们

 

说到David Bowie,我们很好奇想知道关于死亡对于帮助获得标志性地位的重要性。名人、作家和运动员的惊人成就,通常都來得太遲,都是在他們去世後。

「如果一个正在成为偶像的人不幸地死亡,我们往往看到他们的偶像地位急剧增长。这很多时候发生在那些活着的时候有很有魅力,但也有一个非常黑暗和悲惨的故事的人身上。我们在艺人Kurt Cobain身上看到,他带领Grunge运动,后来却开枪自杀身亡。 我们在 Jimi Hendrix身上看到,他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吉他手,但最后因为药物滥用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我们在才华横溢饶舌歌手Tupac Shakur身上看到,他被枪杀了,这被认为是与帮派有关的枪击案。而最近我们在Amy Winehouse身上看到,她的黑暗灵魂创作了最有诗意的歌词,但是她的身体最终屈服于她自己驱使的艰苦和令人沉溺的生活。 這些例子都具有戏剧化和审美化人生,提起人们的兴趣,将他们成为经典。 除此之外,在其他行业也可以找到同样的例子。」


RAINS日志:一个经典的诞生


经典的寿命

 

有些标志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强自己的地位,有些标志则无法保持其势头,有些行业更从来没有任何标志性的例子。 Lars Dybdahl解释说,尽管家居用品,如回形针,每天都有数百万人在使用,但我们不会期望它成为一件标志性的物品。可口可乐玻璃瓶是一个标志,它却是一个会随时间而变化的例子。它至今仍被公认为最经典的设计,但便宜得多的可口可乐罐被大规模生产并占据了消费者市场,导致我们越来越少看到标志性的曲线瓶。 Lars Dybdahl解释说,它并不会带走瓶子在设计历史上的重要性,但它确实改变了我们对它的看法,因为它不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物件。即使有专家Lars Dybdahl为我们澄清了标志的概念,我们心里还是有一个棘手的问题;为什么我们需要标志化人和物?

「这是人类的一种社会学思维方式。 这是我们的身份和了解我们是谁的一个关键部分。 这是我们衡量和评估自己的一种方式,标志的真实性和价值取决于它们唤醒我们内心的某种感觉。 标志给了我们一个身份,使我们感觉自己像一个群体的一部分,这又一次追溯到“ICON” (标志) 一词的起源,以及它出现的宗教背景。 作为人类,这是我们的需要——在社会和文化上保持我们自己的地位。」